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甜文结局之后 > 26 篇

第26章

“于世洲,我不乐意,你走开……唔……”气息喘急,忙忙乱乱。

他一言不发,堵住她的嘴,再不亲近她,他怕是要疯。从昨天看到万厉爵送她回来,许唯却对他撒谎,他就一直紧绷着。

他一直是从容镇定的,只是不能遇见许唯跟万厉爵纠缠的事,这两个名字在一起提,他都受不了。他的许唯,他还记得,是爱而不得才勉强跟他结婚的。

简直不敢想,她要是后悔了,要是对万厉爵旧情难忘怎么办?之前他还蛮有信心,只要许唯不动摇,万厉爵他还不放在眼里。

可是许唯后悔了呢?她几次被万厉爵送回来,除了第一次告诉他,后面都说是同事。为什么不能向他坦白,他……总会逼自己相信的。

她的身体总是对他有致命的诱惑,一靠近便理智沉沦。来不及拨开衣裳,皮带解开,压住许唯两条细白的腿。

已经精神的肉棒抵在温热无精打采的蜜穴洞口,许唯眼角沁泪,死死的咬牙,累的脸颊艳粉。灼热的东西抵在尚还干涩的甬道入口,她瑟缩了一下。

于世洲心头一紧,许唯躲避的动作终究刺激到他,赤红着眼睛,心里说了一句对不起,缓缓劲腰下沉。

鸡蛋大的龟头挤进窄小的穴口,因为没有花蜜滋润,戳弄的边缘的嫩肉一道向里。肉棒狰狞张牙舞爪,密布着青筋血管,势如饕鬄。

本来穴道粉嫩细窄,吃不下去过于粗硕的肉棒,何况还没有湿润,挺进的异常艰难。甬道热热的干涩,直剌剌的承受饱胀。

密道被一点点撑开到极致,肉棒尖端搔刮过内壁,蜂蛰一般的刺痛,从说不清楚的里面传来。甬道里撑的满满的,痛处很明显。

她痛,他也不好受,太紧了,一进去便被吸住,绞的肉茎发麻发疼。穴里的小嘴裹住肉棒,前进艰难。

他整个压制住她,下身镶嵌的地方,还有一半紫黑的巨物露在空气中。于世洲定定的望着许唯瞪他的眼睛,漆黑的眼珠,容色明媚。

一只手掐住她的腰,后腰发力,终于一举到了最深处,铃棱戳在子宫口,许唯浑身都颤了一下,细碎的呻吟溢出。带点疼带点爽。

明明是被他强迫的,可是身体被唤起了记忆,不由自主的在他的戳弄下分泌出靡液,湿润了干涩的甬道。肉棒进出的越发顺利。

即使已经到了这地步,许唯还是表现的抗拒,不住踢腿,想把他踹下去。于世洲不得不跪在她两腿间,劲臀上耸,犹如打桩一般,每一下都雷霆万钧的用力。

穴口的花壶被撑成了透明色,啪啪啪的拍打将花血附近的嫩肉撞的微红。穴道里传来咕叽咕叽的声音,从内壁传开蚀骨的酥麻,吸掉她浑身的力气。

咬紧的牙关关不住呻吟,他总能在床上叫她痛苦又舒坦,神经都仿佛飘在云端。虽然觉得没出息,破罐子破摔,双手抠进沙发里,指尖发白。

随着他沉默又用力的撞击,粗硕的肉棒与蜜穴紧紧的嵌在一起,滚烫的汗水砸在软白的小腹上。一层浅浅的汗液渗出来,一下一下有一点微凸的痕迹,显得淫绯又肉欲。

许唯闭着眼睛,阻止不了他的进攻,咬唇细细的哭泣呻吟,于世洲辨别着她脸上或欢愉或痛苦的神色。只要她舒服,他就高兴。

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,窗外的明光渐渐浅薄,替上了天灰。屋里延绵不绝的呻吟断断续续,染上了一丝沙哑。

又一次高潮的来临,许唯浑身痉挛,满身的赤粉浓烈,小腹紧缩,阴道深处紧紧的绞在一起。她微微拱起细腰,甬道一阵猛力收缩,从花壶深处喷出一股浓稠的淫液。

于世洲这时候很配合她,重重的撞进子宫口,龟头卡在宫腔,一股滚烫的淫水就这样浇在龟头上。他闭上眼睛,脸上满是欢愉的神色。

趁着许唯高潮过头异常敏感的甬道,腰腹用力,上了发动机一般干了十来下,将积存的精液全部释放。

一个下午的时间,已经记不清她高潮了几次,他却只射了两次。此刻,微软的阴茎插在穴道入口,严丝璧合不留一点空隙。

身下小女人小腹高高的隆起,可见堵了不少淫液精液在里面,小肚子有些硬邦邦的涨着。许唯咬牙,排泄的感觉忍不住。

想叫他退出来,可是两人还在吵架,她就不想开口求他什么。做的太久,下面的小穴火辣辣的,她怀疑破皮了。

于世洲低头看了看她凸起的肚子,肉棒堵着穴口,被温润的内壁包裹,柔软的仿佛贝壳肉,舒服的叫人不想离去。

两人沉默着,渐渐的他又动起来,肉棒浅浅的抽插,带出一点淫水,湿了真皮的沙发。许唯忍不住了,脸上潮红未退,咬牙道:“你出去。”

他的动作微顿,抿唇道:“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?”

许唯气结,瞪他一眼,“是谁赌气拉我回来的,我还没说你又跟苏静搅合在一起呢。”

“那万厉爵呢?”他终究忍不住,那是心里的一根刺,“这几天都是他送你回来,为什么说是同事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