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甜文结局之后 > 30 篇

边来的那一瞬间,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浑身都僵硬了,血液逆流,在血管里沸腾汹涌。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,快到要绷出胸腔。

手心里汗腻腻的,紧张覆盖全身,他没有看她,余光里却全都是她。想跟她说话,然而这个时候后悔为什么平时板着一张冰山脸赶走所有女孩子。

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,当然除她之外刻意接近的人还是会被毫不留情的赶走。心里有种甜蜜快要溢出来,淡淡清甜的香气似有若无的飘过来,他小心翼翼的吸了一口。

汹涌澎湃的悸动情绪有点不受控制,大脑的理智招架的很艰难,克制着朝她靠过去一点点的冲动,怕被讨厌,怕被嫌弃。

她就坐在身边,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五公分,他懊恼的捲起手。心里一遍一遍演练,要说什么,以何种语气,用什么表情,才能立马获得她的好感。

做足心里建设,转过头去却没机会说出口,因为在她脸上看见了相似的情绪。那种深深掩埋在眼底的欢喜,看着喜欢的人又不由自主露出柔软的目光,嘴角的笑容温柔缱绻。

而她目光的尽头——万厉爵,心里腾的升起一股凉意,所有的欢喜一瞬间潮水般褪的干干净净,心脏被人攥住一般酸酸涩涩的,不好受。

他轻轻的抿唇,热情在现实残酷的照耀下无处遁形。朋友们起哄怂恿万厉爵和苏静喝交杯酒,他看到她垂下眼睑,遮住了黯然的情绪,灌了一大杯酒,走了出去。

心里煎熬着,脚有自己的意识,他跟在她身后,走到人迹稍减的露台上。听见脚步声,她睁开漆黑明亮的一双眸子。

眼睛微眯,似乎辨认了一会儿,才认清来人是谁,头往后仰,“是你啊,苏静的青梅竹马。”

走廊上惨白的灯光隐约的照过来,打在他侧脸上,少年的脸型尚还青涩,棱角不是很分明。柔软的额发下露出摘下眼镜便有些铮然的眼睛,气质清贵,沉稳内敛。

她记得他,一直跟在苏静身边出没,就像她一样,在万厉爵有女朋友的情况下,还恬不知耻的不肯远离。或许对方与她同病相怜,到底都在肖想什么?

她的脸在月色下柔滑光亮,唇色水润,仿佛在吸引人去采撷,弯翘的睫毛轻颤。不同于她在人前的高傲不逊,此刻的她有一种难言的寥落孤寂。

心尖一刺,他上前一步,也不明白自己想做什么。她却突然睁开眼睛,冷然的气氛扩散,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那种毫无好感的眼神,像是密密麻麻的明晃晃的针头,倏忽扎进心脏。由爱故生怖,他胆怯了,脚被钉在地上,没办法上前。

许唯站起身,准备回去,喝了酒又没吃东西,脚下一虚,被他扶了一把。于世洲怔怔的看着自己手心,滑腻绵软的感觉还在,温热的感觉有些烫人,烧的他浑身火热。

有一种莫名的悸动,致使整个身体都兴奋了,他微微懊恼,人家都明白的表达了自己的不喜,却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身体接触就兴奋成这个样子,他一定是变态吧?

许唯不喜欢苏静身边的人,却又割舍不下万厉爵,于世洲只能借着苏静的便利,时而见她一面。在一个学校好几年,说过的话屈指可数。

他就像生长在最阴暗的灌木丛里见不得光的植被,一双眼睛只会盯着她,密切注视她的一举一动。太近的距离会被驱赶,保持恰当的冷淡才能长久。

苏静和万厉爵的感情在学校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王子与灰姑娘,高调又热烈,每一个纪念日和节日都是他们秀恩爱的日子。

许唯默不作声的参与,在她看着他们的时候,他就看着她。碰面的机会多了,她好似对他的感官升温,不再冷眼相待。

偶尔一两句笑言,足够他回味良久,不经意的肢体接触,也在寂寞空躁的夜里给他无限的幻象旖旎。

那天下暴雨,许唯被困在学校,不想给家里的司机打电话,呆呆的坐在读书馆发怔。他隐在后门上,高瘦的影子一动不动的矗立良久,终究忍不住走出去。

“这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停,你怎么回去?”他掐着手指,克制颤抖的内心,平静的问。

视线落在窗外,没有看她。许唯回神,玩笑一般的说,“去你家落个脚可以吗?”

她是知道的,于世洲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。

于是稀里糊涂的,两人去了他校外的房子,打开门是干净简洁的客厅,不多的东西透露出这是个单身汉的小公寓。

许唯换了鞋子,径直走进去。于世洲的视线落在她脚上,白皙纤细的脚,指头饱满圆润,指甲粉粉的颜色,可爱的不行。

他深深呼了一口气,克制身体轻微的颤栗,用极克制的声音说,“去洗个澡吧,你淋湿了。”

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他从冰箱里取出生姜,切成片,放了几块梨子开始煮。微微靠在厨房案台上,精瘦的腰身堪比国际超模。

脑子里不可抑制的想着此刻在他的浴室里浑身赤裸白皙的女孩子,水珠会从她纤细的脖子流向白皙的锁骨,吻过软白的不可思议的浑圆胸脯,舔过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