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8章

“好,就一个,”顾沉白莞尔,然后低头看了眼时间,问涂言:“今晚想吃什么?”

涂言才不想被顾沉白牵着鼻子走,“什么都不想吃。”然后就往自己的房间走。

走过楼梯拐角,余光瞥到还站在原处的顾沉白,涂言突然想到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顾沉白对他这么百依百顺,什么都答应他。

那离婚协议呢?他会不会也愿意签?

涂言暗忖:应该不会吧,那顾沉白不就亏大发了?人都是利己动物,顾沉白也不至于喜欢他喜欢到扔几个亿打水漂。

但他想起顾沉白看他的眼神,又觉得这事也不是完全没可能。

第八章

“我这两天想了想,我承认我之前的态度确实不好,毕竟我们的关系已经是既定的事实,没办法改变了,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一直这么当陌生人也不是办法,你说是吧?”

涂言放下手机,坐在书房沙发里,神色轻松地望向顾沉白。

顾沉白的视线从电脑屏幕转到涂言的脸上,他不知为何突然笑了一下,然后挑眉道:“是。”

涂言轻咳了一声,掩饰心虚,他把准备好的台词说出口:“今晚一起吃饭吧。”

“好啊,去哪里?”

“地方我来定,你去就好了。”涂言说完就从沙发里蹦出来,趿着拖鞋小跑回自己的房间。

顾沉白看着他的背影,无奈地笑了笑。

涂言在表演学院的时候,偶尔也会参加一些无剧本的即兴演出,大多数时候他都表现得很好。只是这一次有点特殊,他的对手戏演员是他名义上的丈夫。

希望顾沉白不要把一切搞砸。

他先在一家隐蔽性很高的艺人常去的酒店订了包厢,然后洗了个澡,换上一套很显身材的休闲西装,头发也稍作打理,甚至还戴了一只黑晶耳钉。

他从镜子看了看自己,觉得应该能让顾沉白眼前一亮。

他对自己的长相,向来是有自信的。

祁贺发来消息:“酒已经给你送到包厢了,你记着,瓶身上画了个白色五角星的是酒,另一瓶里我给你装了苏打水,你别喝错了。”

“你能保证那酒有用?”

“绝对有用,我亲测过,口感和葡萄酒差不多,但一口就上头,两口基本上就处于半醉状态,让说什么说什么,连银行卡密码都能jiāo代出来。”

祁贺还要追问涂言想做什么,但涂言没说,只回:事成之后再告诉你。

然后他就去敲顾沉白的房门,却没听到里面的声响,还以为顾沉白不在,就直接推门进去了,结果正好和刚从浴室出来的顾沉白迎面撞上,顾沉白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,上身赤luǒ,人鱼线紧致明显。

涂言吓得一激灵,刚想往后退,又被自己的拖鞋绊住,脚滑出来,撞在门后的防撞吸盘上,他痛叫一声,连忙蹲下去捂住脚跟,结果一抬头又正好对上顾沉白腿间的位置,与此同时,他突然闻到水汽里弥漫着陌生又qiáng势的alpha信息素味。

涂言呼吸一滞,反应过来之后臊得整个人都要冒烟了,他气恼地推了顾沉白一把,坡着脚跑了。

顾沉白被涂言这一连串的反应搞得一头雾水,一手抓住卫生间的门框站好,然后解了浴巾换好衣服,拿起落在门边的拖鞋,去了隔壁。

他敲了敲门,开玩笑道:“灰姑娘,你拖鞋掉了一只。”

下一秒,门开了,另一只拖鞋从里面飞了出来。

顾沉白也不知道涂言又在发什么脾气,任劳任怨地帮他把拖鞋捡起来,放在门口的垫子上,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半个小时之后,顾沉白接到涂言的电话,语气还气呼呼的,没有半点邀请的意思:“下楼,去吃饭。”

顾沉白于是拿起手杖和外套,出了门。

司机把车停在门口,涂言原本大咧咧地坐在后座,看到顾沉白之后,立马转过头看向窗外,还把身子往车门上贴了贴,一路都没和顾沉白说话。

等到了酒店,涂言熟练地带着顾沉白从侧门进,然后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来到预订好的包厢。

等菜全上齐,涂言突然抬手对服务员说:“谢谢,你可以出去了,我不太喜欢吃饭的时候有服务生在。”

服务生于是退出去,关上了门。

包厢里只剩涂言和顾沉白两人对坐。

顾沉白依旧是温和的样子,看着涂言微笑道:“今天很漂亮。”

涂言不置可否地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突然起身,拿起餐桌中间的酒瓶,给顾沉白倒了半杯酒,倒完之后没有回座,而是慵懒地靠在桌边,小腿贴着顾沉白的腿,低头问他:“你上次说你对我一见钟情,真的假的?”

顾沉白抬眸和他对视,“真的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