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9章

“可我不相信一见钟情,”他把酒杯举到顾沉白面前,笑得可人,“什么一见钟情,不过是起了色心。”

顾沉白接下酒杯,不置可否。

“你第一次见到我是什么时候?”

“三年前,你主演的第一部 电影,《夏日少年》。”

“哦,那年我才二十岁,”涂言把周围想象成片场,把顾沉白想象成一个普通的对手戏演员,把水晶吊灯想象成摄像机和补光灯,故作腔调地,很用力地诱惑顾沉白:“你第一眼看到我,是什么感觉?觉得我好看,然后起反应了?”

顾沉白看见涂言紧绷的嘴角,还有攥在桌边的发白的指节,他平静地说:“很心动,想进一步了解你。”

“那你了解到什么?”

“我看了你的很多采访还有节目,”顾沉白的胳膊搭在椅把上,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,他缓缓道:“虽然所有人都爱用孔雀形容你,但在我看来,你更像一只小兔子,警惕性很qiáng,喜欢观察环境,表面上不爱和人jiāo往,其实是因为害怕。”

涂言神色一变,“你没有资格对我下定义。”

“抱歉。”顾沉白诚恳道。

涂言知道自己现在不能生气,他今晚的目的还没达到,小不忍则乱大谋,他耸了耸肩,说:“不用抱歉,反正你已经赢了,我已经和你结婚了,你想做什么我都没有办法拒绝。”

涂言拿过另一瓶酒给自己倒上,然后俯身和顾沉白的酒杯碰了碰,“祝我新婚快乐。”

然后一饮而尽,喝完之后他皱了皱眉,好似有疑惑,但几秒之后又舒展开来,拎起酒瓶给自己添了一杯。

顾沉白也举起酒杯,可喝了一口之后就觉得不对劲,便没有喝完,涂言站在桌边安静了片刻,突然抬起头来,两腮出现不正常的酡红,他看见顾沉白没有喝gān净,于是拽着他的袖子催他,“我让你喝完,听到没有?”

顾沉白无奈,仰头喝光了。

“你有多喜欢我?”涂言的语气变得直直的,他有些站不稳,半个身子都靠在桌边。

顾沉白没有搭理他,起身拿过涂言身侧的酒瓶,然后就看到被替换过的包装薄膜。

涂言还沉浸在自己的剧本里,他摸着顾沉白的领口,眨巴眨巴眼睛,问他:“你说啊,你有多喜欢我?”

顾沉白怕他歪倒,于是两手撑在他身侧的桌边,把他困在自己的胸前,轻声说:“很喜欢。”

“是不是喜欢到愿意为了我做任何事?”

“是啊。”

涂言又喝了半杯酒,然后说:“那我让你签个东西,你签不签?”

顾沉白没有说话,只静静地看着涂言,看他眼神迷离,眼周红若桃瓣。

“涂言……”

涂言的神志已经完全不听大脑指挥了,只记得一件事,要让顾沉白把离婚协议签了。

他看到顾沉白犹豫,立马慌了神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抱住了顾沉白的脖子,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间,一个劲地说:“不行你必须签,你必须签,必须签……”说着还像树袋熊一样用腿勾住顾沉白的腿,往他的身上攀。

顾沉白哪里撑得住这样的折腾,只好托住涂言的屁股坐到身后的椅子上,涂言就顺势跨坐到顾沉白的身上,晕乎乎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支笔,然后一股脑塞到顾沉白手上。

顾沉白把纸展开,先是看到醒目的“离婚协议书”五个大字。

“婚姻关系的存续时间为半年……”

涂言闭着眼睛,往顾沉白的腿根坐了坐。

“期间,乙方不得对甲方有任何逾矩行为,也不得利用信息素使甲方于危困状态以行不轨……”

涂言紧紧搂着顾沉白的脖子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,又觉得下身硌得慌,于是伸手下去解顾沉白的皮带扣。

“不得对甲方进行完全标记,也不得qiáng迫甲方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。”

顾沉白按住涂言的小爪子,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你是不是太欺负人了?”

涂言哪里听得见,他嗅了嗅顾沉白颈间的木香味,倒头睡着了。

顾沉白看着手上的白纸黑字,久久没有动笔。

这时候涂言的手机振动了两下,是祁贺发来的消息。

【那个……我突然想起来我刚刚好像说反了,画了白色五角星的是苏打水……】

【涂言,你喝了吗?】

【你还好吗???!】

第九章

涂言最近总是频繁地做梦,睡眠很不好。

起初是一些凌乱的碎片,童年时期的,学生时代的,还有刚入行时的过往,大多都是模糊的人影,拼凑不成完整故事。

但后半夜,画面会开始清晰,激烈的背景音乐突然放缓,舞台上只剩他和顾沉白两个人,顾沉白朝他走过来,金属拐杖磕在地面上,发出清脆但不刺耳的响声,他走的很慢,也很从容,像一个深谙透视原理的长镜头,光影和纵深都美得恰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