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19章

他昨天就是随口一说,顾沉白今天冒着雨也要去买,还把自己搞成那个样子。

其实顾沉白本来是个很骄傲的人。

涂言洗完澡出来,先点了两份外卖,然后走到顾沉白的房间,看到顾沉白正坐在chuáng上捣鼓自己的手机。

涂言拿着gān毛巾,往他的方向走,感觉到涂言的到来,顾沉白放下手机,还未开口,涂言就把毛巾塞到顾沉白怀里,然后爬上顾沉白的chuáng,掀起被子坐进去,一脸坦然地命令道:“给我擦头。”

顾沉白怔了怔,几秒后才回过神来,摊开毛巾覆在涂言的头发上,轻轻地给他擦。

涂言一声不吭地靠着顾沉白,他穿着睡袍,光溜溜的小腿不小心碰到顾沉白的膝盖,顾沉白没有动,气氛暧昧渐生。

“手机还打不开么?”

“嗯。”

“顾朝骋不就是卖手机的?让他明天送一个过来,”涂言抬起头,睫毛扇了扇,“这个手机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吗?”

顾沉白说:“嗯,很多你的照片。”

涂言轻笑,顾沉白放下毛巾,和涂言静静地对视,良久才开口,“我其实没怎么为自己的身体缺陷自卑过,可是今天,我却希望你没有出现在那里,因为我不想让你看见我láng狈的样子——”

涂言没等顾沉白说完,就先抱住了他。

涂言的怀抱很小,也不够温暖。

但他的主动胜过一切言语。

第十六章

涂言有些后悔,他不应该那么冲动地抱住顾沉白的。

他现在挂在顾沉白身上,松开也不是,抱紧也不是,被顾沉白的木香熏得晕乎乎,正想一点一点往后挪的时候,顾沉白按住他的后腰,把他困住了。

“再让我抱一会儿吧,下一次再抱你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”

顾沉白把涂言往自己的胸口按了按,涂言很罕见地没有反抗。

涂言本来坐在顾沉白身侧,为了抱他还特地转了个方向,但腰扭着让他感到不舒服,他才动了一下,顾沉白就握住他的脚腕,让他叉开腿坐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很亲密的姿势,涂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但又不觉得太奇怪。

毕竟他和顾沉白每一步都走得很奇怪,他们一见面就结婚,刚同居就签了离婚协议,同居一个多月时接了吻,两个多月了才拥抱。

他问了一个一直很疑惑的问题:“你的腿是怎么伤的?”

“十五岁的时候,和我哥走在路上,有辆车开过来,本来要撞上我哥的,我眼尖看到了,就冲上去把他推开,结果自己没躲得过。”顾沉白说得很轻松,好像在聊别人的事情,“其实能有这个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,至少保住了这条腿,没有截肢。”

涂言听得却很憋屈,手不自觉握成拳头,“顾朝骋他怎么回事?走路不看路吗?”

顾沉白无奈地笑,捏了两下涂言的软耳垂,“兔宝,天灾人祸怎么逃的掉?”

涂言皱着眉毛看顾沉白。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很可怜了,爹不疼妈不爱的,可顾沉白好像比他更可怜,伴随着他的是终身的残疾。

“顾沉白,你现在还喜欢我吗?”

“嗯?”

涂言偏过脸,望着chuáng头灯说:“这两个月还没消耗掉你对我的喜欢吗?我脾气那么差,对你呼来唤去,总是欺负你,你如果还喜欢我,我都要看不起你了。”

“你要我怎么回答?”顾沉白掰过涂言的肩膀,qiáng迫涂言和他对视,他的眼神有些愠怒。

涂言轻声说:“顾沉白,等协议到期,你就忘了我吧,你这么好,总会碰到一个值得你爱的人的,那个人一定很温柔很体贴,你们兴趣相投,有很多话聊,你们会组成一个很幸福的家庭,再生几个小宝宝。”

“但那个人不可能是你,对吗?”

涂言点头,他觉得呼吸变得有些重,眼睛泛酸,他想:是不是刚刚淋了雨所以发烧了?

“兔宝,你怎么总能对我这么残忍?你上一次坐在我腿上和我软声细语地说话,是为了哄我签离婚协议。”

涂言没说话,他理亏。

“不过,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——”顾沉白突然道。

涂言猛地抬头,手不自觉地抓紧了顾沉白的睡衣下摆。

“忘了你有些难,再遇到你应该容易一点,”顾沉白倾身把涂言压在chuáng上,惩罚性地亲他那张经常乱飞小刀子的嘴,“兔宝,看在我对你这么好的份上,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?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离婚之后别逃得太快了,我怕我一转身就找不到你了。”

涂言没有立即答应,他觉得这话听着真叫人负疚难过,他气恼地想:顾沉白这人太yīn险了,一边说着离婚,一边又bī着他心软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