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23章

顾沉白许久没有开口,涂言以为他是太过惊喜,一时缓不过来,正要习惯性地说些拧巴话时,顾沉白却只伸手摸了摸涂言的发顶,语气淡淡地问他:“是不是很难受?”

涂言满肚子的话堵在喉咙里,抬眸望向顾沉白。

经纪人一听便知这两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,她从不插手涂言的隐私,便随口找了个理由先行离开。

长廊里只剩下顾沉白和涂言两个人。

“涂言,记忆里我应该没有进入过你的生殖腔吧?”顾沉白声音很平静,并没有什么起伏,也没有责备地问:“所以,孩子是谁的?”

涂言望着顾沉白的眼睛,许久没有说话。

如冬日饮冰,体寒心凉,冷到骨子里。

他和顾沉白正僵持着,旁边的护士走过来打破平静,小护士可能是刚来的实习生,没怎么接触过涂言这样的明星,有些怯生生地走上来,轻声问:“涂先生,梁医生让我过来问一下您,要不要帮您提前预约一下人流手术的时间?”

涂言下意识地望向顾沉白,顾沉白面色如常,似乎没有太意外,只说:“你要把孩子拿掉?会不会太伤身了?”

原来顾沉白可以这样冷漠,他的温柔体贴在此情此景下显得很是无情。

涂言瞥到墙上的那张婴儿宣传图,他想:怎么办?现在谁都不要你了。

小护士不知内情,还特意介绍:“不会的,我们医院的无痛人流采用了国外最先进的技术,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对omega身体的损伤。”

涂言站起来,小护士以为他要去签字,结果涂言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我不做手术,孩子我留下了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
顾沉白顿了两秒,随后跟上去。

涂言脚步虚软,安全通道的门推了几次都推不开,顾沉白在他身后帮他推开了,用手挡住,让他先走。

涂言闻到顾沉白身上的味道,鼻头一酸,硬梆梆地说:“谢了。”

“涂言,”顾沉白喊住他,“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涂言突然意识哪里不对。

顾沉白不叫他兔宝了。

他还没有做出反应,顾沉白司机的车已经等在楼下了,他以为顾沉白会把他带到别墅,但是顾沉白只自然地报出了涂言现在住的小区名字,然后吩咐司机从医院后门出去。

顾沉白在路上问涂言晚上想吃什么,涂言看着窗外,不耐烦地说:“不想吃。”

“你现在有宝宝了,饮食上不能再乱来。”

涂言冷笑,回头对顾沉白说:“跟你没关系,反正这孩子又不是你的。”

涂言以为顾沉白会追问,但顾沉白没有。

到了涂言住处楼下,顾沉白陪着涂言下车,“我上去给你做个晚饭再走。”

涂言该拒绝的,可他说不出口,他现在太需要顾沉白的信息素了,怀孕带来的副作用很多,他一个人熬不过去。

涂言的家是他之前买的,结婚后就没回来过,现在离婚了又搬回来,很多东西还没来得及整理,乱糟糟地堆在各处,涂言换了鞋,视若无睹地径直往卧室走,脱了外套和裤子就钻进了被窝。

顾沉白在外面帮他收拾,他把纸箱上的胶带一条条撕开,拿出里面的东西放在餐桌上,涂言听到顾沉白的脚步声,不紧不慢,忽轻忽重。

涂言死死捏着被角,想哭又哭不出来。

他满脑子都是顾沉白刚刚的话,他问:“孩子是谁的?”

还能是谁的?

他后悔地想:明明说好要洒脱,要到时间就走人,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已经把自己毫无保留地给了顾沉白,到最后,他竟是没有退路的那一个。

顾沉白忙完了,走进卧室,弯腰把地上自己的几件衣服捡起来,找到卫生间的脏衣篓放进去,然后转身走到涂言的chuáng边。

他突然坐下来,涂言心里一紧,忙把眼睛闭上。

涂言感觉到顾沉白伸手过来,他屏住呼吸,一切都变得悄无声息。

顾沉白的手碰到了涂言的领子,指腹在棉质衣料上摩挲,他解开涂言的第一颗纽扣。

涂言心跳加速,睫毛止不住地颤动。

顾沉白的手指贴在涂言的脖颈上,涂言咽了下口水,喉结就贴着顾沉白的手指滑了一下,他听到顾沉白轻笑:“还装睡么?”

他猛然睁眼,看见顾沉白用指尖勾起涂言脖子上的项链。

那条项链串着涂言的结婚戒指。

顾沉白的眼神玩味,像是在问涂言:不是说要把戒指扔了吗?怎么还带在身上?

涂言红着眼把项链夺回来,背过身抓起被子把自己蒙起来。

顾沉白很久之后又开口,“我之前经历了一次易感期,醒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,但我总觉得你来过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