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27章

虽然顾沉白已经认定了涂言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,可他似乎从来没有问过涂言,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。

顾沉白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这个问题吗?难道他对涂言真的彻底心灰意冷了?

可他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个问题,就听见客厅里传来顾沉白通电话的声音,涂言立马关了莲蓬头,光溜溜地跑到门口,把耳朵贴在门缝上偷听。

“嗯,在照顾他。”

“我刚刚发给你的,你收到了吗?”

“哈哈,那是当然,过几天我请客,还望阮小姐届时能够赏光。”

……

涂言听得全身发冷,哆哆嗦嗦地走回淋浴间,重新开了莲蓬头,热水从头顶冲下来的时候,把眼泪也顺势冲掉了。

他像个行尸走肉一样,洗完澡,拿毛巾擦身子,穿睡衣,chuī头发,然后开了浴室门,默默往房间走。

顾沉白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平板电脑,正在仔细地研究什么。

过几分钟,涂言听到顾沉白往浴室里走的声音,他的淋浴间里没有扶手装置,他怕顾沉白在里面摔倒,也不敢玩手机,就一直坐在chuáng沿上,竖着耳朵听,生怕错过一点动静。

可他的思绪又止不住地飘走,想到离婚前的那一个晚上。

那天晚上他们都没有睡,顾沉白从后面抱着他,抱得很紧,他问顾沉白: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回到半年前,你还会和我结这个婚吗?

顾沉白说:不会。

涂言怔怔地点了点头,说:那就好。

其实在离婚前,涂言有过动摇,只是后来他无意中听见顾母的话,才知道原来结婚的事本不是顾沉白的原意,是顾母和涂飞宏会错了意,以为顾沉白喜欢涂言,就自作主张地把涂言塞给了顾沉白,竭力弥补他所有缺憾。而顾沉白为了不让涂言难堪,又怜他没人照顾,才勉为其难结了这个婚。

顾沉白从没和涂言说起此事,他把一切责任都担在自己身上,任涂言拿bī婚的事情,肆意地欺负他。

顾沉白是涂言见过最圣母的人。

明明可以走向新生活了,还放心不下怀孕的前夫,不辞辛劳地给他当免费保姆。

傻的透顶。

正想着,他突然听见淋浴间的玻璃门被拉开的声响,顾沉白洗完澡了。

涂言就在这一瞬间,突然做了一个决定。

他站起来,跑到衣柜里翻了个底朝天,把一套压箱底的法兰绒睡衣找出来,这套睡衣是他代言的一款产品,当初经纪人擅自给他接了这么个可爱风的品牌,涂言气得火冒三丈,死活不穿。

现在他却主动穿上了。

白色的法兰绒质地,毛绒绒软乎乎的,手腕和脚腕处都往里收紧,让他看起来真的像只兔子。

涂言听到顾沉白打开浴室门,然后走到沙发边躺下。

涂言摸了摸肚子,小声地说:“小兔崽子,你帮我留住你爸爸好不好?你要是能帮我留住他,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地爱你。”

第二十三章

涂言的房子是经纪人帮他买的,jīng装房,拎包即住,涂言当时只说了位置和房型要求,经纪人问他想要什么风格,涂言嫌烦,就说随意。

反正都是一个人住,加上平日里在外拍戏也不回去,装修得再好也没用。

涂言对家这个词没什么概念,更提不上归属感。

所以当经纪人为难地告诉他“有一套房子挺合适的,但装修风格有点老气”时,涂言想都没想,摆手说无所谓不用重新装修,然后就转了钱。

于是客厅顶上的环形吊灯就这么被留下来了,虽然造型过了时,但亮度却一直很争气,涂言每次从卧室走到客厅,都还是要眯一下眼睛。

他拉开门,迈出去,看到顾沉白坐在沙发边上系睡衣纽扣,白亮的灯光衬得他的侧脸轮廓很英挺,他的头发没完全chuīgān,落在几绺搭在额前,给他沉静的气质添了些不羁,这让涂言想起了顾沉白十五六岁时打篮球的照片。

涂言被惑住了,他朝顾沉白走过去。

顾沉白闻声转头,他在看到涂言的穿着时愣怔了片刻,但很快又恢复平静,系好最后一颗纽扣,弯起嘴角问涂言:“怎么了?”

涂言没有说话,他伸出手,拿下自己颈上的项链,然后送到顾沉白面前。

顾沉白脸色微变,没有接。

涂言按下细链的搭扣,把婚戒拿下来,又拉过顾沉白的手,把戒指放在顾沉白的手心。戒指是很简单的款式,但有左右各有一处很微小的镂空,仔细看是两只兔耳,戒圈内侧还刻了涂言的名字首字母。

“这个戒指是你什么时候做的?”涂言问。

顾沉白答:“结婚前两天。”

“歪七扭八,好土,”涂言评价道:“是你自己刻的吧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