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29章

“你在我这里从来都是一百分,是从你出现那天起,老天就设好的固定值。”

“连你发脾气我都觉得好可爱。”

“当然,离婚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不可爱,气得我想把你抓回来关进小黑屋,但没想到你第二天就自己跑回来了,还帮了我——”

涂言捂住顾沉白的嘴,不让他说。

顾沉白偏要说,他咬了一下涂言的小指,凑到涂言耳边,“我记得你做了什么,也记得你说的话,你说‘老公,我错了’。”

“没有——”涂言下意识地否认,却在顾沉白的眼神里噤了声。

“兔宝。”顾沉白恢复了往常的缱绻,亲了亲涂言的唇,很温柔地唤他。

涂言抽了抽鼻子,含糊道:“不许连名带姓地喊我了。”

“好。”顾沉白又说好几遍,“我爱你。”

涂言看着顾沉白,突然说:“刚入行的时候,有一个制片人想潜规则我,他把我灌醉了,bī我吃药,说上一次chuáng能换一部戏,我没有答应他,还拿chuáng头的台灯把他的头给砸了,又揍了他一顿,后来我就被雪藏了半年,在各个剧组里当了半年的背景板。”

顾沉白心疼地揉了揉他的手。

涂言低下头,小声地表达了他话里的中心思想:“我不会和不喜欢的人上chuáng。”

顾沉白贴近了,像说悄悄话一样逗涂言:“兔宝,你说话不能拐弯,我好笨的,听不懂。”

“你听得懂。”涂言闷闷道。

顾沉白嘴角噙着笑,吻住涂言的唇,把涂言吻得手软脚软,没骨头似地贴在顾沉白的身上。

“去chuáng上,有什么话慢慢讲给我听,好不好?”

涂言还有点没反应过来,懵懵地就被顾沉白拉到房间里,直到他被顾沉白压在身下,撩起睡衣下摆,感觉到顾沉白的唇亲在了他小腹上时,才猛地回神。

“你下午一直在演戏?”

顾沉白失笑,“合着我刚刚说的,你都没听见?”

涂言恼羞成怒地抓住顾沉白的领口,还没说出半句狠话,就被顾沉白揽着后颈,衔住了唇。

涂言推搡着顾沉白,求饶道:“现在,不能做……”

顾沉白坏笑,“嗯,我不做。”

但手上却没停,把那天易感期里涂言做过的事,全都帮涂言回忆了一遍,还恬不知耻地问涂言,他做的对不对。

涂言并着腿,被顾沉白抱住抽插。他一天哭了太多,现在在颠簸里又有些懵,他隐约感觉顾沉白突然变成了一只狡诈的狐狸,望向他的眼神像望着盘中餐。

但顾沉白没有给他多想的机会,临到高cháo的时候又把他翻过来,撩起胸口的睡衣,含住了涂言的小红粒。

涂言连脾气都没得发。

因为顾沉白说,等做完了,还要听涂言坦白。

涂言生平第一次,主动勾住顾沉白的腰,让他做久一点。

第二十四章

最后涂言还是没有坦白,因为他累到直接睡着了。

顾沉白用湿纸巾帮涂言擦了擦,然后给他穿好睡衣睡裤,像变态狂一样把他从上到下摸了个遍,还隔着法兰绒布料揉了揉涂言的胸。

“兔宝。”他轻轻地喊。

涂言嘤咛了一声,然后把脸埋进顾沉白的颈窝。

雪松的清淡木味和甜丝丝的奶香jiāo融在一起,调和成温馨的味道,充盈在房间里,月光从素色窗帘的缝隙里漏进来,偷偷从chuáng沿爬到涂言的脚背上,正准备进攻脚踝时,一个突如其来的被角把它压了个严严实实,顾沉白把他毛绒绒的兔子玩偶抱进怀里,盖好被子,终于能够安心入睡。

一夜无梦。

再醒来时,已经九点多了,顾沉白也罕见地赖了chuáng,涂言睁开眼的时候,他还在酣睡,一只胳膊搭在涂言的腰上,涂言不敢动弹,怕吵醒这人。

昨天下午的种种重新涌进脑袋,涂言立马清醒了,一想到他昨天下午动不动就泪流成河的出息样,他就忍不住从脖子一路烧到脸颊。

但他好像忘了罪魁祸首就是这个睡在他旁边的alpha。

又过了十几分钟,他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,顾沉白很快转醒,睡眼惺忪地收紧了胳膊,把涂言圈住,含糊不清地来了句:“兔宝,早上好。”

涂言不知道说什么,微微偏头看他,对上顾沉白的视线后又慌张收回。

顾沉白笑了笑,伸手去摸涂言的小腹。

“小兔宝饿了?”顾沉白坐起来,自说自话道:“好,爸爸去给你做早饭。”

涂言看着顾沉白的背影,忍不住撇撇嘴,他轻轻拍了两下自己的肚子,萌生了一个不太道德的念头,但想到昨天晚上这个小家伙好像也起了作用,就暂时搁置了这个邪恶念头。

吃完早饭,顾沉白说想去超市采购一些食材,问涂言想不想一起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