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31章

“几天之后,我还没有完全缓过来,然后因为jīng神压力太大,导致分化期提前,在体育课上晕倒了,醒来后躺在校医院的病chuáng上,校医告诉我,我分化成了等级很高的omega,让我快通知我的爸爸妈妈,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。”

“那一刻,我才突然开始难过,因为我打不出去这个电话,他们不会为我高兴的,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”

“后来,班级里的一个同学来看我,他算是班级里唯一能和我说说话的人,他看我状态不好,就对我说,涂言,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分享,不要憋着。”

“我本来是不想说的,但那天我实在是太难过了,就把我父母离婚还有他们都不关心的事一股脑全哭着说出来了。他临走的时候向我保证不会说出去,结果等第二天我回学校之后才知道,我父母离婚的事情已经是无人不知了,甚至多了几个版本,最离谱的版本说我是我爸和小三生的。这件事给我爸妈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,他们把我骂了一通,让我不要再把家里的事告诉别人。”

“后来……你看到了,我长成现在这副样子,不好也不坏,没什么极端人格。”

顾沉白脚步顿了顿,转身朝涂言笑,“还正好长成了我喜欢的样子。”

涂言咧咧嘴角,gān巴巴地说:“讲完了。”

顾沉白良久没有说话,涂言有些不安地咽了咽口水,手心开始出汗,“顾沉白,我其实没那么可怜,我——”

“如果我能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,”顾沉白停下来,转身看着涂言认真地说:“我一定会把你偷回家,当宝贝养着。”

涂言松了一口气,难掩笑意地嘁道:“傻瓜,幼稚。”

顾沉白握住涂言的手,和他五指紧扣,“兔宝,我知道让你把过去的事忘了是不可能的,但是我希望在你跟我讲完之后,就把这些事存放在我这里,我希望你的痛苦在我这里终结。”

涂言默然,他盯着顾沉白的眼睛,没有说好,也没有说不好,只是挽住顾沉白的胳膊默不作声地往前走。

路过一家文具店的时候,他突然停住,让顾沉白站着别动,自己转身跑进去,几分钟又拎着小袋子出来。

顾沉白问他,他不说,只是红着脸催顾沉白回家。

顾沉白去厨房准备午餐,余光里瞥见涂言盘着腿坐在客厅地毯上,手里拿着笔,伏在茶几边上不知道在写些什么。

等到吃完饭,顾沉白收拾碗筷要去洗的时候,涂言把他拦住,别别扭扭地塞了个小信封到顾沉白的口袋里,然后夺过顾沉白手里的碗筷,飞快地说:“今天我来洗碗。”然后就跑进厨房,还关上了门。

顾沉白看着紧闭的门,一头雾水地把口袋里的小东西拿出来。

米白色的信封和信纸,巴掌大,像小孩子才会买的情书。

顾沉白把信纸抽出来,翻到正面,看见涂言漂亮的两行字。

——顾沉白,你不是我痛苦的终结,你是我美好日子的开头。

右下角写着兔宝。

顾沉白推开厨房门,看到水池边上的人猛地一抖,头都快埋到胸口了。顾沉白笑了笑,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,在他耳边说:“我爱你。”

“欸你离我远一点!别压着我,水都溅到我身上了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

“顾沉白你烦死了。”

顾沉白在涂言耳边闷笑,笑得涂言耳根都红了。

等洗完碗,顾沉白把涂言拉到沙发上好一顿亲,涂言被亲得气都喘不过来,两只胳膊抵在顾沉白胸口推他,但在顾沉白眼里全变成欲拒还迎。最后,涂言衣衫不整地躺在顾沉白身下,被迫来了场饭后运动。

顾沉白厚颜无耻地亲了亲涂言的脸,走下沙发拿了个什么东西又坐回来。

涂言定睛一看,原来是那枚婚戒。

“先把戒指戴上,明天去复婚,好不好?”

涂言嘟囔,“不好。”

顾沉白一副土匪模样,拽过涂言的手,装腔作势道:“这还由得了你?”

涂言破功笑了出来,羞恼地挣开手,却不小心把戒指打落到了地上,顾沉白还没弯腰去捡,涂言先慌张地爬起来,“掉到哪里去了?”

“应该是茶几底下。”

涂言连忙下去捡,正准备跪下来伸手往茶几底下够的时候,忽然瞥见沙发边上的那只顾朝骋送来的纸袋里有盒陌生的药。

他把药拿出来,看到盒子上面的字。

【alpha易感期抑制胶囊】

包装盒明显被打开过了,涂言把里面的铝塑板抽出来,看见四颗装的抑制胶囊已经空了一颗。

易感期和发情期不同,基本上是半年一次,而顾沉白在那半年里没有来过易感期,那这一颗只能是离婚后第二天那次吃的,所以,在涂言爬chuáng之前,顾沉白已经吃过药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