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34章

顾沉白在楼上开了个房间,他拿来的可不止儿童餐,几乎是专门为涂言点了一桌的菜,涂言呆住,“你这也太làng费了。”

“我怕他家的菜不合你口味,就多点了几样,你慢慢吃。”

他说着要走,但还是坐到涂言身边,亲了亲涂言的脸,“兔宝,累了就先睡一会儿,等我回来。”

涂言就着顾沉白的手吃了半块炸jī翅,然后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把顾沉白轰走了。

等顾沉白陪顾老爷子过完生日,上来找涂言时,涂言正倚在chuáng头看自己的处女作电影,顾沉白把手杖放在柜边,上chuáng从后面抱住涂言,把下巴垫在涂言的肩上,“兔宝,我喝醉了,头好疼。”

涂言哼了哼,没理他。

“好狠心的兔宝。”

涂言盯着电视屏幕,突然问顾沉白:“这部片子里你最喜欢哪个镜头?”

“有你的镜头我都喜欢。”

“可我演的不好。”

“是很青涩,但很动人。”

涂言并不相信男人的鬼话,“说的好听,你就是看上了我的脸。”

“说没看脸是假的,可是等我了解你更多时,我发现,你的漂亮比起你的性格,你对演戏的认真,你的原则,就连和你的小脾气比起来,都是不值一提的。”

顾沉白抚着涂言的脸,欺身而上吻住他,涂言躺在顾沉白身下毫不反抗,任顾沉白的舌头在他嘴里肆意搅弄。

一吻结束,顾沉白抱着涂言,缓缓对他说:“兔宝,你不要有太多负担,也不要对我有什么愧疚,结婚这件事我也有错,如果当时我能不那么自私,阻止住我父母荒唐的决定,也不会害你丢下手里的工作,被bī着进入一段陌生的婚姻。”

“我当然奢想过能跟你一生一世,但是这不是我现在最期望的,我最期望的是这半年的时间我做的一切你能满意。”

涂言下意识地要去抓被角,但他的手被顾沉白握住了,他只好抓住顾沉白的手指。

“我想让你得到最大限度的幸福,让你在被人很用力地爱过之后,能重新相信爱,重新捡起对生活的热情,不会再拒人于千里之外,这是我最希望的。”

涂言沉默了很久很久,他看着前面的白银白色墙纸,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直到眼睛酸了,他才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睛。

他转过身来,把脸埋在顾沉白的肩头,然后搂住了顾沉白的腰,瓮瓮道:“我发情期好像来了。”

小兔子一直不善于表达爱,顾沉白也没拆穿他,笑了笑说:“哦,难怪我闻到一股奶味。”

他翻身把涂言压在chuáng上,解开他的上衣纽扣,涂言怔怔地看着顾沉白,然后突然抬起半个身子,吻住了顾沉白的唇。

顾沉白一愣,随即加深了这个吻。

第二十八章

顾沉白嘴上说着不怪涂言,但身体是诚实的。

他没有做什么前戏,没等涂言完全湿透,就直接捅了进去。xué口被猛然撑开,巨大的异物感遽然袭来,涂言睁大了眼睛,呆呆地看着天花板,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,他抓紧了chuáng单,生生承受下顾沉白的恼意。顾沉白的性器和他的性格很不相称,带着alpha专属的侵略味道,粗硬怒张得让涂言感到害怕,他被顾沉白抱起来,自下而上地贯穿,他一低头就看到那根紫红色的性器在他的下身凶狠地进出。

摩擦带来的痛感转变成苏麻,抵达涂言的每一根神经,他很快就湿了,啪啪的水声不绝于耳。

顾沉白倚在chuáng头,涂言就跨坐在他身上,一边被他插,一边搂着顾沉白的脖子,把自己的胸脯送上去。

发情期是个谎,但发情是真的。

他像一个欲壑难填又没有自控能力的小shòu,呜咽着急喘着,喊顾沉白的名字,然后随着顾沉白一轮又一轮地猛挺中,失了魂。

他的腿都合不拢了,伏在顾沉白的胸口,顾沉白抓着他的臀肉,顶着他的生殖腔shejīng,jīng液一股一股地撞击在腔壁上,涂言全身都在战栗,xué口不断地收缩,他对这陌生的极致jiāo合感到恐惧,又被omega的生理结构促使着隐隐期待。

顾沉白在片刻的休整时间里,把涂言的嘴唇含得又酸又麻,涂言刚要小小地抗争一下,顾沉白就放过他的嘴,开始了第二轮的征伐,他掐着涂言的腿根,把他摆弄成后入的姿势,整个人压着涂言,进得更深。

涂言眼泪汪汪地往前爬,想要逃,想要摆脱那根一个劲捣他屁股的东西,顾沉白也不拦他,只说:“兔宝,我腿疼。”

涂言立马停下,跪在原处撅着屁股一动不动,像犯了错,直到顾沉白重新把性器挤进来,他才后知后觉地委屈起来,疼还是疼的,涂言把脸埋在臂弯里,偷偷抹了抹眼泪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