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48章

顾朝骋被刺到最痛处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,甚至红了眼圈。

顾沉白这时从办公室里出来,只见涂言和顾朝骋正站在电梯口两相对峙,气氛剑拔弩张,顾沉白在心里叹了口气,连忙走上去拉架。

涂言听到了顾沉白的手杖声,先发制人地低下头,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顾沉白走到他身边时,他就一声不吭地钻到顾沉白怀里,把脸埋在顾沉白肩头,还抽了两下鼻子。

顾沉白以为他受了委屈,对顾朝骋怒道:“哥,兔宝现在怀着孕,你怎么能欺负他?”

第三十九章

涂言躲在顾沉白的怀里一动不动,竖起一双耳朵,直到听不见顾朝骋的脚步声了,这才慢吞吞地探出头来,往回看了看。

顾朝骋已经乘电梯离开了。

涂言松了一口气,刚要往后退的时候,却被顾沉白一把搂住腰。

虽说这层只有顾沉白一间办公室,也没有其他人,可涂言还是臊得慌,急忙挣开顾沉白的胳膊,顾沉白不松手,紧紧箍着他。

“兔宝同学,你是不是犯错误了?”

涂言梗着脖子,“没有。”

“没犯错误怎么会主动卖乖?我的兔宝可没这么乖,”顾沉白揉涂言的屁股,问他:“你刚刚说了什么?我看哥走的时候脸色不太好。”

涂言知道自己说了错话,犯了顾朝骋的禁忌,可他也不是故意的,他就是急于辩驳,一时没管住嘴,他看到顾朝骋眼眶发红时就已经后悔了,可又不愿意落于下风。

涂言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告状道:“他骂我也骂的很难听。”

“这个我会警告他的,你先告诉我,你刚刚说了什么。”

涂言瞬间蔫了,他知道顾沉白今天不会放过他的,于是垂着眸子,gān巴巴地说:“……我说他害得你腿受伤,说他不配当你哥哥。”

顾沉白的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,涂言有些怕,又有些委屈,推开他侧身站着。

顾沉白确实有些恼,但他没有表露出来,只是轻声哄道:“去跟哥道个歉,好不好?这件事一直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,你这样说他,可能会让他以为这是我的想法,他真的会很难过的。”

顾沉白的声音很具有蛊惑力,饶是涂言这样没给人道过歉的倔脾气,也要蠢蠢欲动了,可他一想到顾朝骋说的“我爸妈是不会接受你的”,他就心头一堵。

顾朝骋有痛点,涂言也有,他是真的很怕顾沉白的父母讨厌他。

他纠结半天,最后还是说:“我不去。”

顾沉白有些无奈,看了涂言一会儿,“好吧,那我去。”

涂言咬着嘴唇不说话。

顾沉白转身就走,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,涂言又侧身钻进来,低着头小声说:“我、我陪你去,但我不道歉。”

顾沉白莞尔,伸手把涂言抱住,亲了亲他:“好乖。”

顾朝骋的办公室只比顾沉白低一层,很快就到了,出电梯前,顾沉白帮涂言戴好口罩,带着他走到顾朝骋办公室的门口,涂言临阵脱逃,挣开顾沉白的手,一个人跑到旁边,装模作样地欣赏雕塑品去了。

顾沉白无奈地笑,敲了敲门,听到顾朝骋的声音后,就推门进去。

顾朝骋本来站在窗边,见是顾沉白,脸色变了变,若无其事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还生气呢?”顾沉白走过来,笑着说:“我替小家伙过来跟你道歉,他在门口呢,不好意思进来。”

顾朝骋冷哼。

“他今天说的话,你别放在心上,”顾沉白走到顾朝骋身边,胳膊搭在他的肩上,“哥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还自责?没必要的。”

顾朝骋看着玻璃里映she出的顾沉白,棱角分明,成熟稳重,这才恍然意识到他的弟弟已经二十六岁了,车祸也已是十一年前的翻篇旧事。顾朝骋永远记得十五岁的顾沉白,在医院的病chuáng上笑着对他说:“哥哥,你别难过,我没事的。”

顾沉白那时候并不知道车祸给他带来的是终身残疾,还天真地以为自己休养几个月,就能回去继续打篮球。

“我们是兄弟,是手足,那天那辆车如果撞的是我,你也会奋不顾身跑过来推开我的,不是吗?”

顾朝骋沉默许久,缓缓道:“我宁愿受伤的是我。”

“哥,你别这样,我从来没怪过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顾沉白岔开这个话题,抱怨道:“你们俩就不能好好相处吗?怎么一见面就掐?”

“你能保证他这次不会再变卦?我真想知道你这颗心有几层厚,经得住他这样伤。”

“经得住,”顾沉白温和地笑,转了两下手杖,“就是小爪子挠挠,又不疼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