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525TXT > 现代言情 > 限时占有(ABO) > 第51章

他jīng神一振,清醒过来。

手腕上的红绳不见了。

凌晨三点,顾沉白从梦里转醒,起身去洗手间前,想摸摸熟睡的身边人,却摸了个空。

第四十一章

凌晨三点的鸣市,像一只在黑暗里沉睡的野shòu,呼吸平缓,又有危险蛰伏其中。

严冬的天空是压抑的青黑,一推门,便有呼啸的北风裹挟着雪粒闯进来,顾沉白穿好外套,握住手杖才勉qiáng站稳。

这个天气换作以前,他是不会出门的,因为他受伤的关节在雨雪天总是隐隐作痛。

可他此时必须出门,因为涂言跑出去了。

伸手摸枕边人却摸了个空的感觉实在是可怕,顾沉白在那一刹那只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。他找遍了家里每个房间,最后确认涂言是跑出去了。

涂言一个人,怀着孩子,在北方二月初凌晨三点的雪天里,跑出家门,没带手机也联系不上……顾沉白的太阳xué隐隐发疼,但他很快镇定下来,穿好衣服出了门。

顾沉白对于涂言莫名其妙的失踪毫无头绪,只能急切地沿着薄薄雪地里的脚印往外走,脚印在别墅门口淡了许多,只能隐隐显示大概的方向。

顾沉白往东边望去,突然想起了什么,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劣质红绳,又迅速否定了这个不可能的假想。

应该不会。

顾沉白踩着雪往东边走去。

两边的独栋别墅都隐藏在暗色里,灯光熄灭,路旁的常青树张舞枝桠,如同鬼魅,顾沉白qiáng行压下焦躁的情绪,加快了步伐,即将走到小区门口时,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拐角处小跑着进来,那人穿着白色的长羽绒服,两手插在口袋里,胳膊夹着一个手电筒,冷得哆哆嗦嗦,脚步却是轻快的。

顾沉白擂鼓般的心倏然安定下来。

涂言如有心电感应一般,抬起头来,看到雪中长身而立的顾沉白。

他的眉眼突然舒展开来,笑得无比灿烂,嘴角弯弯地冲过来把顾沉白抱了个满怀,手电筒掉在地上。

顾沉白往后踉跄了两步,然后把他搂住,责备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涂言抢了先。

“顾沉白,我找到了!”涂言把口袋里的东西举到顾沉白的眼前,像是完成了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,亟待夸奖地看着顾沉白,“我赶在清洁工人出来前,把它找到了!”

果真是那根红绳,稳稳当当地躺在涂言的手心里。涂言蜷着手指,怕它被风再次chuī跑,小心翼翼的模样让顾沉白心都软了,满腹的责怪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“都怪你,昨晚给我穿那么多,害我连绳子掉了都没注意到,幸亏我睡觉前反应过来。”涂言笑着说。

“你什么时候出的门?”

“一点多吧。”

“为什么没有喊上我?手机也不带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?”

涂言知错,低着头不说话,接着又抱紧他,先发制人道:“我知道错了,你别骂我。”

顾沉白怒道:“我是担心你,这么一根破绳子哪里值得你半夜出来找?”

涂言变了脸色,“当然值得啊,那上面系着你的平安。”

顾沉白哑然,火气在见到涂言眼里的泪花那一刻偃息作罢,他握住涂言冰凉的手,“小傻子,你怎么还当真了?”

涂言赌气道:“我就是当真了。”

失而复得的欣喜在顾沉白的冷脸下全都化作寒冰,涂言的心凉透了,眼泪就要掉下来,他忍住,拇指指尖死死掐在无名指上,“我知道这个绳子没有任何价值,也不可能保护你的平安,可是我就是害怕。”

顾沉白把他搂进怀里,“怕什么?”

“怕有不好的事情发生,怕你受伤,我知道我的想法很傻,可是我是真的害怕,”涂言抓住顾沉白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上,昏暗的环境给了他勇气,他轻声说:“顾沉白,你要待在我身边照顾我一辈子的。”

一辈子这个词,涂言还是第一次说。

顾沉白怔住,涂言有些害羞地伸出手,举到顾沉白面前,“帮我戴好。”

天光暗淡,但涂言的眸子很亮,里面盛着的爱意和顾沉白一样多。

顾沉白接过红绳,给涂言系好。

红绳绕着涂言雪白的手腕,一个活结就是一个承诺。

他握住涂言的手,温柔道:“回家吧。”

涂言把手电筒捡起来,打开开关,照着前面的路,皑皑雪地上只有他们俩一深一浅两行脚印jiāo错在一起。

他抬起头朝顾沉白笑了笑,说:“嗯,回家。”

第四十二章 正文完结

〈一〉

顾家父母其实心里清楚,顾沉白这辈子大概是非涂言不可了,所以当他们听到顾沉白和涂言又复婚的消息时,并没有多意外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